天气情况 2019-09-15
连云港福建555彩票下载软件
会长:王 平
万资伟业董事长
银城国际董事长
...会长简介
555彩票下载软件简介 会长致辞 组织机构 555彩票下载软件章程 555彩票下载软件服务
  在线调查
你觉得本站哪不合理




首页 > 港城文化
“三国”遗事与郁洲山岛
发布:lygfjsh 浏览:865次

(一)

  东海郡朐县的山海之间,曾走出一对“家资巨亿”、“僮客万人”的富商兄弟,一位是曾任嬴郡太守的糜竺,一位是彭城相糜芳。

  糜家兄弟,“祖世货殖”,拥得郁洲岛的“田畴鱼盐之利”,这座在郭璞的《山海经·注》中被写作“大洲”的海上乐土,是被《尚书·禹贡》赞为“厥土赤殖坟,草木渐芭”、有着几千年农作史的丰腴之地。

  糜竺在《三国演义》中的首次亮相,是在第十回《报父仇曹操兴师》里。东汉初平四年(193),糜竺被徐州太守陶谦聘为“别驾从事”,成为“总理众务”、“职居刺史之半”的徐州佐吏。

  时逢东郡太守曹操奉旨剿灭黄巾起义军,兵马到处,“招安降兵达三十万,男女百余万口”,组成了声震天下的“青州兵”。朝廷加封曹操为“镇东将军”。

  “威名日重”的曹操,想到自己的父亲曹嵩还在地属东海郡的阴平避难,即派著有《风俗通义》的泰山郡太守应劭去接回曹嵩和曹德。

  在曹嵩和曹德的回程途中,徐州太守陶谦为了结交曹操,尽力礼遇曹嵩兄弟二人,还加派五百兵士一路护送。谁知,此五百兵多为降顺陶谦的黄巾余党。在一个风雨之夜,五百兵士将曹嵩一家老小四十余人,杀死于一座庙中。

  曹操闻讯大怒,亲自率领数十万大军杀奔徐州,扬言:

  “但得城池,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

  徐州城里的陶谦如坐针毡,他向部属宣称自己的计划:“自缚往曹营,任其剖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

  情急危难之际,糜竺献计,并得到陶谦的采纳。

  糜竺亲赴北海郡,向太守孔融求援。那位以幼年谦恭让梨而声闻天下的圣人之后,向糜竺推荐了刘玄德,并派自称“东海鄙人”的著名悍将太史慈杀出重围投书刘备。

  解围之后,在孔融的引荐下,糜竺又得与刘备相见而相知。

  糜竺和刘备都没有想到,孔融的推介,成就了一段旷世因缘和千古传奇,后糜竺迎刘备入徐州,为刘备酬饷,甚至“进妹于刘备”为夫人。于是,一场生死与共的郎舅交谊,一个刘糜两家为维护汉家皇室的政治、军事同盟,在刘皇叔的蜀汉王朝与东海郁洲岛的糜家庄园之间连结而成。

东海郁洲岛,就是今天连云港的云台山。它的南脉像一条长蛇,高昂的头部正处江苏最高峰玉女峰之巅,它的腹部静卧着一座著名的村落,名叫关里。

  关里环村皆山,中为坦荡的平原和无垠的坡地。两个世纪以前,村东南还频临着大海。方志和山志都深情地唱咏过此地的“良田美池”,富“鱼盐之利”。

  就是这位东汉王朝刘皇叔的大舅子、后来受封为“安汉将军”的糜竺,曾经在这里“祖世货殖”,营造过拥有万名僮客、巨亿资财的大地主庄园。环抱在关里两侧的山峦犹如天险关隘,关里之名,由此而得。

  世代相承的糜家,在关里的经营,从惨淡走向富可敌国,“货财如山,不可算计”。其物力帑值之雄厚,一直在历代经济地理学者的视野之中。宋人乐史编著的《太平寰宇记》明白地指称,三百里云台山民,起先都是糜家的佃客。

  刘备兵败下邳,在不得不丢妻弃子、转战海西之际,糜竺能一次性送给刘备2000名奴客以补充兵源,使之复兴霸业,靠的正是云台山养育的青壮年。

  此后不久,这些关里儿郎成了蜀汉大军的兵魂中坚。刘玄德为了表达对糜子仲的感戴,隆重地封给这位亿万富翁一个光辉的头衔。糜竺那座葬于庄园东20里海州石棚山麓的坟丘前,原有一块圜首碑石,刻的文字正是这个封号:

  “安汉将军糜竺之墓。”

  此石虽为明代遗物,却具有典型的汉碑风格。可见,明代海州士子似乎很知道古董应当“修旧如旧”,没有像今天仿古景观建造中频频出现的标新立异和逞雄猎奇,历史会欣慰地凝视着明代读书人所立的颇具匠心的糜竺墓碑———它维系了应有的文化品位和时代归属。

  干宝在《搜神记》中记载糜家庄园曾经遭过一场大火,关里村的空旷当与此事相关。《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也没有忘记将这件著名的突发事件写进书中的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 吕温侯濮阳破曹操》里:

  “却说献计之人,乃东海朐县人,姓糜,名竺,字子仲。此人家世富豪,尝往洛阳买卖,乘车而回,路遇一美妇人,来求同载,竺乃下车步行,让车与妇人坐。竺上车端坐,目不斜视。行及数里,妇人辞去,临别对竺曰:

  “我乃南方火德星也,奉上帝敕,往烧汝家。感君相待以礼,故明告君。君可速回,搬出财物。吾当夜来。”

  言讫不见。竺大惊,飞奔到家,将家中所有,疾忙搬出。是晚果然厨中火起,尽烧其屋。竺因此广舍家财,济贫拔苦。”

  罗贯中将糜竺作为正面人物来粉饰,是从其一亮相就开始的。

  糜家大火的故事出自晋人干宝的《搜神记》。干宝对糜竺的助人表现描述得很简略:

  “竺尝从洛归,未达家数千里,路旁见一妇人,从竺求寄载,可数里,妇谢去。”

  大火之后,糜竺糜芳兄弟常常于暮色降临之前,在糜家大院的废墟上策马驰骋,越过那被世代东海人称为“糜顶”、“糜堆”的高坡,去追逐匆匆西下的夕阳……

  此等对辉煌逝去的追缅,会让所有的性情中人顿生领悟:

  商贾情怀,也有悲壮!

  (三)

  刘备在关里操练兵马,运筹帷幄;糜竺在关里计数鱼米,筹饷助军。刀枪剑戟的碰撞,缁铢算子的较量,都在风火云烟的弥漫中回响。

  建安元年(196),被稗官大加赞叹“有帝王之相”的刘玄德与雍容的东海富翁在关里再次携手,兵败的刘玄德转战海西(今江苏灌云县境内)之际,关里村的糜家大院中,红烛高烧,举行了一场悲欢参半、有着特别意义的婚礼,糜竺的妹妹成了刘皇叔的夫人。

  身为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的刘备既是皇叔,此后又有一个“汉昭烈帝”的名分,甚至完成过鼎立三分的霸业。所以,关里的糜夫人可能是出自云台山的第一位帝王的后妃。1400多年以后,也是这个云台山,又出了两位在明末宫廷里身居“万人之上”的女性,其中一位还是崇祯皇帝的生母。

  因为刘备是在最为困窘甚至是最为狼狈的时候向糜家一次又一次“借饷”的,他的帝王之后的皇叔架子在富饶的郁洲岛上还难以肆意无碍地撑开,所以,云台山的口碑传承中,对刘玄德多少有一点轻蔑,以为他在关里山庄的身份只不过是个“倒插门”的女婿。

  晚清诗人张学翰在《云台导游诗钞》的《益州院》里说:

  “借饷频来刘益州,

  糜家赘婿也风流。

  ……

  放眼帘开巴蜀远,

  回头窗拓海门秋。

  迄今遗址看犹在,

  古院云深杖策游。”

  事实上,刘糜两家是各取所需的。刘皇叔要的是郁洲山岛的兵员和财富;糜家兄弟看中的是刘备的身份。

  关里的招亲完成之后,糜夫人向伴着山风海涛的关里圆月依依惜别,陪伴这位与曹操煮酒论英雄的刘玄德平定益州,击退曹魏……

  可是,这位东海女子无法预知:会有伐魏的屡出屡败;会有长坂坡美人的悲啼;会有白帝城边托孤时的夕照……

  离开美丽的郁洲山,她就再也听不到关里的山风,再也看不到家乡的圆月了……

  二十五年前,笔者看到过关里村“益州院”的门楣刻石,那是刘玄德在关里招亲的惟一证物,楷书阳刻,体势拓宕,行笔饱满,还有刻有“糜竺井”字样的井圈石栏,关里小学的孩子们在井边汲水研墨。

  关里村的一侧,还遗留有明代方志学家顾乾的读书处。

  谢元淮、许乔林所修撰的《云台新志》“糜夫人故里”条目中,转述了顾乾的一句十分模糊的话:

  “糜夫人故里,在关中村,即益州院也。《顾志》:‘相传为汉末糜竺、糜芳遗址’。”

  谢元淮和许乔林似乎感觉到这件往事的重要,正史又有较为翔实的记录,不愿意一笔带过,特意转载了陈文述的两首题为《糜夫人故里》的诗:

  “当年糜子仲,富过卓王孙。

  ……

  一代君臣际,婵娟小妹婚。”